咨询热线:

市场调查

调查放贷的温州民间信贷市场利润远超工业熟人经济

  调查放贷的温州民间信贷市场利润远超工业熟人经济

  8月23日,农历夏季。寒暑交替的传统节气已经实现,温州持续沸腾的高温突然转凉。随着调查的深入,楼市崩盘的传闻已经平息。(详见8月23日本报A1叠28-29版《温州楼市崩盘说没有实据》报道)

  集体卖房虽然夸大了,但企业缺钱是肯定的。在银根收紧的背景下,钱从何而来?为了找到答案,记者昨天离开了市区,一路向南开车。目的地是平阳县水头镇,被称为中国皮都。

  这个在台风中几次失败的工业小镇,没有水调之歌的诗情画意,更像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转型的真正缩影。缺钱的困境正在使该镇铺天盖地的皮革厂经历残酷的血液交换。

  不死鸟背后的支柱是资本激增的私人信贷。据记者调查,当地有十多种以亲友网络为纽带的贷款形式。与水头镇的样本一样,瑞安、乐清等地的私人信贷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老高——一个听起来很亲切的名字,其实和姓氏没什么关系。在温州即使在早上9点,一些高档咖啡馆和茶馆也悠闲地停在宝马和奔驰前。他们的大多数主人都穿着得体,有着精英的风格;低调的演讲增加了与当地当地富人的区别。

  他们在温州人口中被称为老高,通常被称为高利贷贷款人。金钱的财富游戏通常在看似简单的对话中完成。在水头镇,与传统的老高相比,基于人为因素的贷款是许多小企业主的首选。

  虽然有朋友嘲笑我,叫我‘老高’,但我的贷款利率不高,只能算是‘人情贷款’。陈梦生(化名)是一个老高,有着很高的美誉度。当记者采访他时,他正在家电公司和其他几个圈子的朋友。在镇上,很多皮革厂的小老板都向他借了短期债务。

  如果是亲戚朋友,我只收2分利。如果我是陌生人,我不会借更多的利润。陈梦生所说的两分利是指月利率,相当于成年利率24%。假设资质考核通过,当地银行借给小企业的惯例利率一般在10%以上。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利率应该设定在这样一个合理范围内时,陈梦生回答了典型的村民不能丢脸的温暖商业思维。据记者报道,他曾经经营一家小型加工猪皮的工厂。金融危机后,由于订单急剧下降,他干脆关门上岸,开始了贷款业务。

  与陈梦生的利率相比,报了7分。8分利润的顾,可以算是名副其实的老高。在同乡眼里,顾的资金有些不对。他的钱以前是从银行拿出来的,现在借给别人,所以有时候月利率达到一毛钱。做皮包生意的陆老板告诉记者。事实上,不仅仅是银行,顾的套现对象还包括担保公司和当铺。

  如果是1毛利,年利率高达120%。滚雪球的速度让很多当地的小老板大吃一惊,但在经济压力下,顾的生意还是有很多人关心。记者注意到,在水头镇,老高并不都是异端的代言人,很多熟人经济圈的人情贷款是乡镇小老板感激的福音。

  今年以来,随着央行大幅加息,民间信贷数字在利益引力下不断扩大。根据央行发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今年上半年,温州民间借贷总额较去年同期增加300亿元。

  苏博迪(化名)是一位水头人,他最近想加入老高的行列,现在生意不赚钱。有时候,如果你想简单地借钱,你就不必努力工作。苏博迪的现在的生意是一家专门为旅行社订购的旅游包小作坊。他每个月至少有一半的时间不在家。

  工厂里的所有工作都由我妻子照顾。我在外面做生意。我的两个女儿,一个在平阳读高一,另一个在杭州读高二。我已经半年多没见面了。令苏博第沮丧的是,尽管他戴着星星和月亮,但银根收紧了。在农民工加薪的背景下,像他这样的小工厂仍然利润微薄。

  上个月,除去硬性成本,小作坊总共赚了一万块钱。年利润不到10%。即使亲戚放贷,年利率也是20%。如果把利息给远在他乡的朋友,可以拿到5.6分,比开工厂高很多。他告诉记者,很多亲戚朋友老高的日常生活就是打麻将。

  10月1日之后,旅行包的订单将迎来淡季。过去,他向朋友借钱,敦促客户分批赚钱,这让他想到了贷款。然而,苏博第也有顾虑:关键是风险。镇上经常有人为了贷款而打架。虽然有些人有朋友担保,但他们仍然带着钱逃跑。

  记者了解到,特别是在制造业工厂集中的温州农村地区,以血缘关系、亲属关系和商业关系为基础的人际关系资源是建立贷款关系的重要前提。由亲戚、朋友和其他熟人建立的关系网络具有信息成本低、重复游戏和集体行为能力的优势。编织的关系圈仍然是私人借贷关系的主体。

  你是谁介绍的?——这是记者在网站上通过电话联系几个人,在报纸分类信息上打出贷款广告的老高时得到的第一个回复。没有熟人的介绍,看来利率再高的老高也不会动心,甚至不屑开价。

  黄兄弟是水头镇对水头镇贷款人的昵称。他是镇上的基督徒。每当教会的教会成员遇到困难时,他总是伸出援助之手去年,开发商买下了我家的私人土地,给了我三套套房,日子就放松了。黄兄弟关闭了利润微薄的皮革厂,开始了全职信贷。如果一个关系很好的教会成员让我借,我只收8%的利息,这是互助的。

  记者注意到,在熟人经济发达的水头镇,比缺钱更危险的是,很多小老板都在经历缺人的恐慌。找工人太难了,没人能拿到每月4000-5000元的工资。工厂里有20多名工人,要么是老工人,要么是四川贵州人。说到这里,苏博第叹了口气。

  根据最新发布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投资方式问卷调查,今年第二季度,选择民间借贷的储户占24.5%,首次超越房地产投资跃居第一,颇具官方说服力。

  在水头镇,作为一个样本,熟悉公众的温州房地产投机集团的参与度并不高,进入老高行列的新资金更多来自煤炭投机集团。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许多水头农民从事煤矿作业。后来,他们慢慢地开始承包小规模的煤矿。一位熟悉平阳历史的人士向记者介绍。

  据温州商会统计,山西省60%的中小煤矿经营权掌握在温州人手中。温州人经营的煤炭年产量约为2000万吨,占山西煤炭年产量的4.5%,占全国总产量的1%,其中30%以上由水头人经营。

  然而,煤矿业国进民退的趋势让敏感的水头们有了转身的冲动。据报道,在山西省最新一轮煤矿整合中,几乎所有的煤矿都是由国有煤矿收购的私人煤矿。私人煤炭老板要么打折参股,要么接受并购,并购价格由政府决定。

  显然,对于每年投资约500亿元在山西开采的温商来说,强制性并购不仅损失惨重,而且充满了必须应对政策转型的危机感。温州大学商学院教授余向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煤炭投机集团与矿业国进人退的正面冲突是民间信贷资金激增的原因之一。

  银行储蓄利率很低。温州人手头有更多的现金,但他们没有非常合适的投资渠道。如果你想买房子,你可以限制购买;如果你想买股票,它会大幅下跌;如果你想炒煤,政策又回来了。目前,资金流入信贷市场符合市场化规律。他分析了记者。

  根据温州相关机构的调查,约83%的农民开展了民间借贷活动。在资金使用方面,36.3%的农民经营工厂,21.2%的商业商店,18.2%的养殖业,7.6%的房地产等。在对190家民营企业的问卷调查中,176家进行了民间借贷,占比高达92.6%。

温州私人调查公司:www.likesgam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