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寻人找址

温州一家调查公司帮助人们讨债暴利驱使频涉案

  温州一家调查公司帮助人们讨债暴利驱使频涉案

  因为调查行业没有法律法规的限制,行业门槛很低,只要有一点社会关系的人可以进入这个行业,所以这个行业的人员质量是不均衡的。没有法律的限制,许多私人侦探公司就像一只自由的鸟。面对暴利,他们经常参与法律并不奇怪。

  手机定位、查询列表、在车辆上安装GPS跟踪器、非法拘留、威胁和恐吓。。。浙江省温州市天平经济信息调查办公室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如拘留、威胁和恐吓,帮助人们在自己的调查工作后讨债,以创造收入。

  近日,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该调查机构合伙人林某、黄某、石某8人有期徒刑3年6个月至10个月不等。

  开设讨债业务,创收调查公司。

  2007年,林、黄、石合伙成立了温州天平经济信息调查办公室。由于市场调查业务低迷,林和其他人重新整合了研究所的工作,并将业务扩展到债务催收领域。从2007年到2009年,平衡调查研究所多次接受他人委托,组织公司成员非法收债,并从中获利。

  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8月和9月,天平调查办公室工作人员张某以赔偿金为索取债务的30%,向温州人郑某索要30万元的赌债。在收债期间,张和林等人非法拘留了债务人阿雄27小时,直到阿雄支付了1.3万元的押金。

  2008年6月,天平调查办公室的石等人非法拘留了受害人(债务人)阿海20多个小时。不久之后,在向受害人(债务人)阿琴收债的过程中,天平调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袁还对她的人身安全进行了恐吓,并用红色油漆把阿琴的车倒得面目全非。

  此外,据温州警方称,天平调查研究所的技术人员石某也多次了解调查对象的情况,通过手机定位、查询单、GPS跟踪器等方式。

  寻衅滋事非法讨债定罪。

  经过审判,龙湾地区法院认为,温州平衡经济信息调查机构进行讨债的过程是接受他人的委托,并同意以佣金约30%的价格获得债务,组织公司成员将债务人带到公司或山区,通过殴打、威胁等方式强行讨债,从中获利,其行为已构成犯罪。

  至于为什么这个案件的犯罪争吵和引发麻烦,经过处理法官解释,根据浙江省有关部门发布的《关于处理争吵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非法干预民事纠纷,通过强迫手段索赔、债务,从利润中获利,采取强有力的理论。根据《刑法》第293条第(3)项的规定,强私财产,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留或者管制。被告黄某、林某、石某等人非法干预民事纠纷,以殴打、威胁等非法手段从中获利,其行为构成了争吵和挑衅罪。

  法官认为,正常的债务催收行为包括债权人督促债务人在履行期限内履行债务,或者行使法律规定的自力自救权利,以及通过诉讼、仲裁等公共权利,是合法的。这种行为是合法的。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在争吵和挑起麻烦时,强迫是一种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

  暴利诱惑调查公司频频涉案。

  打开互联网,我们可以发现,近年来,各种调查事务所的案件频见不鲜,这对于已经处于边缘地带的调查行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位老调查员告诉《法制日报》:目前,各调查机构的收费都很高,行业暴利是调查机构疯狂发展的主要原因。

  根据不完整的统计数据,中国有3700多家私人侦探机构,有2万多名员工。私人侦探机构大多被称为调查公司、事务调查中心、事务调查机构等名称,主要从事债务恢复、婚姻调查、防伪维权、经济信息调查等业务。

  因为这个行业没有法律法规的限制,而且这个行业的门槛很低,任何有一点社会关系的人都可以进入这个行业,所以这个行业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没有法律的约束,许多私人侦探公司就像‘自由的鸟’。面对巨大的利润,频繁地参与法律并不奇怪。

  寻衅滋事罪的专家待商。

  法制日报记者针对本案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刘明祥教授。

  以非法讨债为例,刘明祥向《法制日报》记者分析称,许多债权人之所以在遇到债务纠纷后转向专业讨债公司,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走法律途径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即使法院判决生效后,执行力仍然是个问题。同时,在巨额利润的驱使下,各类讨债公司也想尽一切办法,只要成功获得债务,就不惜冒险越界。

  调查机构非法收债应该受到惩罚,但法院认定争吵和引发麻烦罪似乎是有争议的。刘明祥说,争吵和引发麻烦的犯罪实际上是从流氓犯罪中分化出来的,特别是指流氓的动机,为了满足低级的兴趣,公开挑战社会的心理。一般的理解是,没有什么可发现的东西,没有什么可制造麻烦的东西,没有不公正,没有仇恨可以发现别人,这不是一种具有明确个人目的的行为。调查办公室受债权人委托,以收取债务利益为目的,有明确的动机,因此不应认定其构成争吵和挑衅罪。

  至于具体指控,刘明祥表示,目前,刑法对侦查机关的行为没有具体规定。在这种情况下,被告可以根据这些具体行为定罪,因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犯罪行为,比如非法拘留、威胁和恐吓。

  此外,刘明祥认为,为了逃避债务或转移资产或拖延债务,市场上确实有一些债务人有偿还债务的能力。他建议,有能力偿还债务的债务人可以在法律上增加故意不偿还债务的恶意逃避债务罪。对于那些没有能力偿还债务的人,应完善破产申请机制。

温州私人调查公司:www.likesgame.cn